吳日勤的創作

不同的人類文化蘊育滋養出不同特色的藝術,並且在藝術發展過程中,產生了書寫的符號。趙無極曾說:「每個人都被傳統所束縛—束縛我的傳統有二。」(“Everyone is bound by tradition – I by two.” by Zao Wou-Ki),而回顧檢視我的生命體驗,更恰如束縛著趙老的兩個傳統:其一,我的藝術啟蒙,源起於幼時並奠基於大學時的東方書畫,其二,曾旅居舊金山、紐約、和倫敦十幾年,深刻地沉浸在真實的西方文化,此後,開始思考自我存在與藝術表達的相關性。

是以,我這次溯源的創作系列,主要是使用西方媒材詮釋東方內心視景的情懷。「我就是自然」,傑克遜. 波洛克(Jackson Pollock) 曾如是說,是故,當我在創作的過程中,把身體當做一個媒介,並讓下意識儘可能的顯露,進而連接外部世界的能量,讓身體成為能量的載體,像筆一樣書寫於畫布上。如此才能尋找到內心自我的真實,也就是溯源- 內心連結宇宙的本源。所以,創作的過程是一種行動,一個表演,直覺本能的去呈現於畫布上,如同意識流 (Stream of consciousness) 跳躍式的畫面一般。綜觀我的前期創作,從追求畫面點線面的平衡、色彩的平衡、肌理的平衡,到抑揚頓挫的轉折及速度感,都讓近期溯源創作系列,多了一層靈性氛圍的創造,換言之,每件作品即是對應一個心靈宇宙。

文化層面的溯源

這個世界之所以豐富多元,正因存在有不同人種、語言、文化、社會組織結構性的差異,使得每一個人的生命體驗也不相同。現今,人類活動的空間遍及全球,東西方不同文化背景下,東西方人所持有的觀念想法亦皆不同,文化差異所產生的衝擊和創造力更顯現其力量。

溯源系列創作,即以大中華文化中的東方的書法線條符號為創作核心,加上曾在美國和英國居住留學的經歷與洗禮,揉合了西方材質的創作語彙,展現東方當代的內涵。

個人成長學習藝術的溯源

溯源創作系列是一個重新認識自己的過程,也是思考什麼是自我存在?以及自我存在與藝術表達的相關性。自九歲開始習字,求學過程書畫的研習,以及國外留學和居住經驗及淬鍊,中西文化不是束縛,而是自我存在的真實養分,是以一以貫之的書寫線條來捕捉當下瞬間的情感表現,是表達屬於吳日勤式內心世界的自我探索和潛意識,就如同內在視景般;與我之前的創作,使用眼睛觀察外觀世界風景之不同區隔,誠如高更曾說:「我閉上我的眼睛,為的是要看見。」,要看見的即是所謂的那自我內心存在的內在視景(inner view)。

心靈層面的創作初衷

溯源創作系列係以線條和空靈的交叉性感受,與交織著東方禪學和書法的一次性表現的禪學效果,使用不同技法表達溯源不同階段的心境和內心視景,去連結沉澱後的作者和觀者的感受,並佐以記憶中的黑色線條符號,來不斷建構與解構畫面。溯源,其實是減法,把目前生命裡不重要的東西捨棄,回到內心的創作初衷,以及身份認同等,諸如試問我是誰?我在世界上的價值是什麼?我的目標是什麼?自我存在的意義等對自己生命的諸多提問。所以,我將自小習字的喜樂,求學的自我實現和分享表達自己的過程,使用藝術形式去傳遞驗證自我存在對於藝術表達的相關性。

畫面上的留白,也是指涉回歸自己生命的無限可能的一種主軸。溯源創作內容是以直指當下內心的本源,冥想於意識與潛意識的邊界,存在著超現實影像與顏色線條的河流,進入專注且時間彷彿停止的空間,進行書寫生命的能量留下的軌跡記錄,每件作品即是作者生命的時間切片,獨一無二卻是生命於萬物的醒覺,當下體驗生命的酸甜苦辣,以及各種面具各種角色、正向的信念、潛意識暗黑恐懼、完美與完整、可以辨識與不可名狀的,皆是內心情緒的體驗變幻。整個系列形式,是以油彩及綜合媒材的堆疊影像微噴拼貼於畫布,畫面有豐富層次,自由訴說著吳日勤式豐富的藝術語彙。